搜索

“北京奶奶”回乡办起“小课桌”

发表时间:2019-08-27 15:44

  近日,“2019北京榜样”发布八月第三周周榜,回到家乡支教的“北京奶奶”严敏文上榜。

  河北省涞水县明义乡西官庄村,一间几十平方米的教室里,摆放着23张课桌,一旁的书架里塞满了来自志愿者捐赠的各类图书。一名志愿者与孩子们围坐在一起,梳理着初中物理知识。

  教室外的墙壁上刻着“小课桌”,这里是严敏文回村支教帮助留守儿童的课堂。每到周五,严敏文就从望京出发,历时6个小时,换乘4次公交才能到达“小课桌”,风雨无阻从未间断。

  经过一年半时间,“小课桌”的学生从最开始的六七个到现在的二十多人。建图书角、掏12万元积蓄盖起新教室、引来志愿者为孩子辅导……在严敏文的努力下,孩子们也在悄然发生变化,从一到周末就到处瞎玩,变成来到“小课桌”自习、听辅导,按时完成作业,学习成绩也有所提高。严敏文希望通过这样的“星星之火”让留守在农村的孩子们有良好的学习氛围,并养成主动学习的习惯。

  坚守约定

  回乡支教单程6小时

  西官庄村位于涞水县西南部,驶离高速再经过逼仄的乡间小道,九转八拐才能到达“小课桌”。

  严敏文创办的“小课桌”就在村子靠里的地方。院子里有一间崭新的教室,80平方米左右,能容纳二十余个学生,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二十多张小课桌,窗明几净。教室的一角,两个书架上放满了各类图书。屋外空地上还立着一块黑板和几张桌椅,天气热的时候,孩子们也在外面上课。“这些书都是由志愿者捐赠,在外面凉快、空气好,还有点延安作风的感觉。”

  周五早上9点,77岁的严敏文就从望京出发,背着书包带上饼干,历时6个小时,换乘4次公交才能到达“小课桌”,风雨无阻从未间断。从周五晚上开始,一直到周六晚上,村里的孩子们都能来小课桌看书学习。严敏文在教室里给他们辅导不懂的题,给孩子们提供水。

  严敏文有创办小课桌的想法,是在2015年。当时她和老伴看到新闻称有一名退休的公务员回老家教孩子们写毛笔字。她被那个场景触动了,随即鼓动老伴,“你毛笔字也写得很好,外孙女也刚考上大学,咱们身上也没什么担子了,要不也回老家去教孩子们写写字看看书吧。”

  老伴一下子就答应了,回到老家支教,成为两个人的约定。

  然而,“小课桌”还在筹办期间,严敏文的老伴就去世了。严敏文因此情绪低落,一个闪念在脑海中出现。“老伴走了,小课桌还能办啊,我要把我们俩没完成的事儿继续做下去。”

  仍旧是回到严敏文生活过的老家西官庄村,租用亲戚家的住房,每月付500元的房租与伙食费,学习的桌子是由形状不一的餐桌组成,“小课桌”就此创办。

  掏钱建房

  “小课桌”辐射四五个村

  “北京来的大教授,来咱们村辅导学生,是免费的啊,免费的。谁家有学生,你们到严红山家报名去,到严红山家报名去……”2018年3月23日下午,西官庄村的大喇叭里响起了广播。

  经过两个月筹办,严敏文的小课桌正式开课了。广播声仍旧在村中响起,严敏文早已站在教室门口,迎接着孩子们。

  这一天有八九个孩子在听到广播后来到了“小课桌”。到了第二天早上,来的孩子更多了,一共来了十五六个。从一年级到八年级都有,全是严敏文一人在管。

  来的学生越来越多,严敏文也琢磨着给孩子们更好的学习环境。今年初,她打算在自家宅基地上新盖一间教室。知道严敏文要创办“小课桌”,她的朋友们很支持,有的捐赠图书,有的直接出资赞助。“我的同学和我一起,出了12万元,盖起了如今的教室。他们都希望能通过我的行为,给孩子们良好的学习环境,让孩子们能够更好地学习。”

  严敏文按照年级高低给孩子们分组,让孩子们互相讨论、学习,遇到不懂的问题提出来共同解决,高年级的孩子还会主动辅导低年级的孩子,孩子们的学习热情也增加了不少。

  教室盖好后,来教室学习的也不只有本村的孩子了。慢慢地,小课桌的名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这里,周围四五个村的孩子都会过来学习。孩子们也亲切地称严敏文为“北京奶奶”,在她看来,在“小课桌”里,孩子们可以互帮互学,良好的学习氛围也让坐不住的孩子不再玩闹。“高年级的孩子给低年级的孩子讲题,教背课文,也跟个小老师一样,他自己也特别开心,学习的动力也更足了。这里像是一片净土,孩子们都很纯真,只要加以引导,他们都能更好地学习和成长。”

  见证成长

  多数孩子成绩有提升

  在“小课桌”教室里,孩子们坐哪儿都是固定的,进入教室后就规矩地坐好。从一年级到八年级的孩子都能在同一个时间段内过来,严敏文并没有特别把他们区分在不同的时间。高年级的孩子坐前面,低年级的孩子坐后面。

  “因为我的知识,也会有一些老化、遗忘的地方。而且,如果就靠我一个人给这二十多个孩子挨个儿讲题,其实顾不过来。大家相互讨论,效果更好。” 严敏文乐呵呵地说。

  在严敏文创办“小课桌”之前,村里的孩子们到了周末,大多窝在家里玩玩手机。眼看快到周一,老师布置的周末作业完不成,不少孩子开始在手机上抄。西官庄村的孩子们有很多是留守儿童,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平时爷爷奶奶们还要忙地里的农活,无法时刻管着孩子。

  有了“小课桌”以后,村里有了学习看书的地方。周六一大早,不少孩子来到“小课桌”。三年级的晓静特别喜欢看书,只要严敏文到了村里,她就会过来找书看,书架上的书已经被她看了大半。“从前孩子在班里就是中上等成绩,最好的时候能考个八九名,这次期末考了第一名。这孩子现在一来就能在这儿坐上一天。”

  “给孩子讲一道题,对于我来说就是很大的收获,孩子们的变化就是对我付出最好的回报。”严敏文发现,孩子们的成绩大多数都有所提高,也希望“小课桌”能给孩子更多的帮助。“让分数低的孩子学习成绩上去,会比较容易,比如从五十分到七十分,他按时完成作业,多看书,就能有提升。但要让七十分的孩子提升到九十分就不容易了。这得有比较专业的老师来对他们进行辅导。”

  引入老师

  志愿者进行专项辅导

  “小课桌”创办至今已经三个学期了,来这里的志愿者老师也多了起来。在这个假期,小课桌教室里还上起了课,严敏文请来了教授语文、数学、英语、物理的四位志愿者,为初一和初二的孩子讲课。

  志愿者老师有些是严敏文的亲戚朋友,通过严敏文知道了“小课桌”,无偿地为孩子们上课。“农村也有很多不错的小孩,他们与城里的孩子没有那么大差距,需要的是学习的环境和主动性。学生们把一个个知识漏洞补了,成绩就能上去。”

  在“小课桌”学习的孩子们,大多都是持续学习了三个学期。即将上初二的严如雪就是其中的一员。今年假期,志愿者发现了严如雪在数学方面特别突出,解数学题的思维方式、步骤都很清晰,于是拿了加大难度的题目给她做,她也能一一解答。“志愿者给她布置了几道奥数题试一试她,从未接触过奥数的她做得也很好。”

  严敏文认为,“小课桌”让农村孩子有了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和氛围,她希望“小课桌”能起到星星之火的作用,照亮一片天,也照亮一片心。“如果有更多这样的‘小课桌’,农村留守的孩子就能够养成好的学习习惯。”

  “小课桌”的志愿者,多数无法保证固定的时间,这让严敏文有些担心,她更希望能够通过一些教育基金,付给志愿者一些路费等,让他们能够较为稳定地来到“小课桌”为孩子进行辅导。“没有志愿者的时候,我就像是一个牧羊人,更多的是看着孩子们,提供一个学习环境。但是孩子和家长们还是希望老师能讲点什么,假如有两三个志愿者老师能够固定下来,规律地给孩子们上课,他们的收获会更大。”


分享到: